首页 » 科普网格 » 多播网 » 正文

从马奈作品看“绘画与视觉机制”

2017年09月29日 12:20    来源:多播网    关注度(86)

视觉是人类最重要的知觉,没有视觉人类很难定位、识别物体、了解坏境。早在古希腊罗马时期,柏拉图、欧几里得、托勒密就从光传播原理进行知觉的研究。近代以来,照相机、望远镜、显微镜的发现很大程度上拓宽了视觉研究的范畴。视觉是物体的影像刺激视网膜所产生的主观感觉。它是一成不变的,还是受到了历史、文化的制约?照相机的发明给人类对视觉的理解带来了怎样的变化?在最近上海图书馆举行的《绘画与视觉机制》讲座中,复旦大学特聘教授、浙江大学世界艺术研究中心主任沈语冰,结合美国当代著名艺术史家、视觉文化研究专家乔纳森·克拉里的著作——《知觉的悬置:注意力、景观与现代文化》,讲述了现代人有意识地观看或聆听事物的方式与19世纪下半叶知觉性质演变的关系,并结合马奈、修拉和塞尚的作品论证了那时绘画艺术的发展与随新技术工具的产生而发生的视觉机制变化的关联。

在《知觉的悬置》一书中,乔纳森·克拉里考察了现代注意力的悖论性质,指出注意力一方面是个人自由、创造力与经验的根本条件;另一方面,它又是经济及规训体制有效发挥效力的核心因素。作者所探索的注意力问题已经成为当代欧美知觉心理学、认知科学以及视觉研究的交汇点所在。

此次讲座中,沈语冰教授以马奈的绘画《在温室里》为例,对克拉里从哲学、物理学、生理、美学等多个层面看待事物的方法表达了赞赏,并进行了运用。画上一对男女,虽挨得较近,似在聊天,然而2人神情淡然,眼神涣散,彼此很冷漠。沈语冰指出,这幅画上给人最直观的感受就是2人之间的淡漠,人们会猜想他们是什么关系,画家要表达什么主题。而风格分析则忽略主题,从细节上分析画作。画面中女子明亮突出,坐在长椅上,拿一把粉红色的长伞,身后是玫瑰花;而男子很暗淡,脸色蜡黄,胡子邋遢,手撑在椅子后面。2人对比明显,作者显然是故意而为,突出女子的美丽,从各种细节上全方位表现2人的差异。再进一步,沈语冰认为,结合画者和画中人的人生经历,可以更好地理解画作。在马奈给父母画的肖像画手稿里,父亲的右手高高抬起,左手插入衣襟,这是一种权威的表现。原来,他的父亲曾是法国首席大法官,高高在上。而在成品画中,父亲的手却无力地耷拉着,这是因为他老年时得了梅毒而瘫痪,于1862年去世。马奈把这种差别藏在画作和手稿里,如果不了解父亲生前的经历,则很难读懂这些细微的变化。接着,沈语冰还以马奈的《捕鱼》《草地上的午餐》等画作讲述了画者和女友苏珊娜的浪漫情史。

ldquo;马奈时期,学院派仍以神话为题材,画法老派,永远都是维纳斯诞生”,在沈语冰看来,这些显然已经过时,而马奈的画大胆创新,这使他的作品具有更大的魅力和意义。在进行了诸多铺垫之后,沈语冰引出缘起于福柯“知识考古学”的“视觉考古学”鉴赏方法。该理论由乔纳森·克拉里提出,他在《知觉的悬置》一书有关塞尚的一章中,运用了包括胡塞尔的现象学、威尔海姆·冯特的生理学、弗洛伊德的心理学、查尔斯·谢灵顿的神经心理学、威廉·詹姆斯的心理学、柏格森的哲学等在内的知识体系,真正做到了全方位、立体式地解读画作。

沈语冰感到有意思的是,在马奈画了40次,加起来花了将近120个小时的《在温室里》这幅画中,马奈通过人物的眼神传达出的却是一种漫不经心的感觉。“那眼神,也是19世纪末都市巴黎的失神。马奈以一个画家的敏锐,在40次以季叶梅夫妇为模特的绘画中,捕捉到了这对结婚14年后离婚的夫妇早已存在的貌合神离。”

(作者:陈怡 责任编辑:ydm)

文章来源:http://www.duob.cn/cont/848/2012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