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普网格 » 多播网 » 正文

“把研究报告写在群众的健康上”

——瑞金医院副院长沈柏用呼吁建立中国人治疗“金标准”
2018年02月06日 18:09    来源:多播网    关注度(47)

2017年,美国高血压协会和美国心脏病协会联合发布的美国版高血压指南,将原来高血压标准从原来的140/90毫米汞柱,降低到130/80毫米汞柱。标准一经公布,美国高血压患者人口瞬间增加了3600万。对此,不少人惊呼“被高血压”了。

ldquo;对中国人来说,这个高血压标准合理吗?”市政协委员、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副院长沈柏用说,“客观来看,东西方人的基因存在差异,饮食结构、生活习惯也是不一样的。从这个角度看,这是不合理的。但这个标准是美国医学界通过临床医学研究得来的,是通过科学方法将其定下来的,因此又可以说是合理的。”

如何通过科学的方式给中国人制定合理的医疗标准?沈柏用呼吁,上海医学界可牵头长三角各大医院联动,培育临床医学研究人才,积极开展重大疾病的临床医学研究,制定中国人自己的医疗“金标准”。

中国几乎没有临床医学研究

如何判断一个人患有某种疾病,或是对患者采用什么样的治疗手段,对于医生而言并非完全按照自己的主观判断,而是需要一整套客观的诊断标准或是治疗指南。这些标准与指南,都是通过临床医学研究得到的。

ldquo;比如,我们对胰腺癌的判断是有标准的;对于是手术治疗胰腺癌,还是用化疗来治疗胰腺癌,也是有标准的;即使是在化疗中,用什么药、用多少药、用多长时间的药,还是有标准的。”作为一位著名的胰腺外科医生,沈柏用以其熟悉的疾病清楚地诠释了临床医学研究的概念。

临床医学研究又是如何开展的呢?沈柏用举了一个简单的例子:在胰腺癌治疗中,选取1000位做手术的病人,选取1000位做化疗的病人,然后以随机对照、队列研究等方法进行比较,看3年后的存活率,就能得出一个结论。这一过程就是临床医学研究。事实上,这一大样本量的研究模式,相较于我国传统的经验式中医诊断,更具科学性和客观性。

ldquo;目前,在中国临床的诊断标准和治疗指南中,95%以上都是由西方人制定的。” 而东西方人存在基因、生活习惯、饮食结构等差异,导致发病原因、疾病生长不一样。西方的标准是不是适合中国人,这需要打上一个问号。为何缺少中国人的标准和指南?沈柏用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目前几乎没有自己的临床医学研究。”

成立上海临床医学研究院

在沈柏用看来,医学科学研究可以分为3个层面。第1个层面是实验室基础研究。令人自豪的是,在中国持续不断地投入科研经费的大背景下,中国基础研究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在国际重要学术期刊发表的论文数量不亚于发达国家。

第2个层面是转化医学。这是由医生从临床上发现难以解决的医学问题,交给实验室里的科学家进行破解,再回到临床实际应用的过程。“今年,中国第一个转化医学大科学设施将落户瑞金医院。”沈柏用说,转化医学在中国已经得到重视。

第3个层面是临床医学研究,是中国最缺的,却是最有资源开展研究的,也是最能做好的。沈柏用说:“中国医学研究的最大优势是病人多。瑞金医院胰腺疾病诊治中心2017年做了1000多例胰腺手术,是美国任何一家医院的5倍。这意味着相同的数据量,我们只需要做1年,而美国人需要做5年。如果我们能依托人数优势开展临床医学研究,一定能制订出中国人的标准,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沈柏用的视角不仅仅局限在瑞金医院,他还看到了长三角联动带来的临床医学研究的机遇。“长三角人群有着相似的饮食习惯、生活方式,以及同样的生存环境,因此,发病的种类和原因也有关联性。同时,长三角是科研和医疗机构高度集中的地区,全国40%的三甲医院集中于此。”他呼吁,可率先成立上海临床医学研究院,开展与上海乃至长三角人民健康紧密相关的重大疾病的临床医学研究。

沈柏用很早就意识到中国人医疗“金标准”问题,并开始临床医学研究。例如,胰腺癌手术的淋巴清除范围的标准,是由西方23家医院和研究机构制定的 ,对于中国人并不完全适用。通过多年手术实践,沈柏用正在建立一套针对中国人的淋巴清除标准,但目前遇到的瓶颈是缺乏临床医学研究人才。“瑞金医院临床研究中心预设10位人才,但现在只招到1个人。” 他说,“临床医学研究需要专业人才,不仅要具备医生的知识背景,更要有统计学、医学伦理学、临床流行病学等诸多领域的知识基础。没有一家医学院能培养出这样的人才;而上海临床医学研究院可以作为一个人才培养基地,向各个医院输送临床医学研究人才。”

ldquo;今后,每个三甲医院都应该有自己的临床医学研究中心。”沈柏用对未来充满期待,“我们要把研究报告写在群众的健康上。”

(作者:耿挺 责任编辑:ydm)

文章来源:http://www.duob.cn/cont/848/2032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