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普网格 » 多播网 » 正文

能做“积分”为何要撒“胡椒面”?

——归国人才眼中的“协同创新”系列报道(二)
2019年07月04日 16:19    来源:多播网    关注度(115)

欧盟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在这个拥有20多个国家的松散共同体中,却有一个异常成熟的科研架构体系,在每个科学领域,他们都设置了专门的协同项目群,并且绘制了技术路线图。这种模式将各国的优质科研资源整合起来,比较热门的协同项目群就有新能源、5G通讯、微电网等。我们比较熟悉的空中客车公司也是欧盟各国协同创新的成果之一。

中航商用航空发动机有限责任公司首席专家、副总工程师张卫善曾经是英国罗罗公司首席软件架构师。回国后,他一直协助中航商用航空发动机有限责任公司组建研发设计团队,构建国家先进的辅助设计、优化方法、系统集成及高性能计算的航空发动机空气系统软件及平台。

张卫善认为,欧洲协同创新成功的秘诀在于将政府、高校、企业的资源有效整合,一直在做积分,做乘法;而国内喜欢撒胡椒面,经费分散、无法集中起优势力量持续发展,有点像做微分的感觉,做除法。因此,中国在协同创新方面还有很大提升空间。

精准高效是协同创新的终极目标

在欧洲工作时,张卫善对一个现象印象深刻:那就是身边的教授都很安分,他们可以一辈子认真地干一个领域的工作,而且可以源源不断地获得政府的补贴,参与和政府、企业有关联的重大项目。相比较而言,国内的教授心思比较活络,他们不仅要申报各种项目拿科研经费,有时候还不得不考虑养家糊口的经济问题。

多年前,张卫善曾经参与欧盟航空领域的一个大项目,由此感到欧盟协同创新的目标就是精准和高效。

张卫善表示,欧盟的科技协同创新模式是以项目群引领的,在这种模式中,政府和龙头企业联合牵头,项目经费中,50%资金来源于政府,50%资金是龙头企业自筹。另外,每个项目群下面都有很多子项目,每个子项目下面又分了好多计划。层层落实下去,在这个过程中,很多科研机构和中小企业都能参与进来。

每个身处其中的科研人员都知道自己的工作职责和目标,就像一个大拼图,每个人负责拼好自己的那一块。在这种协同创新模式下,相关企业、高校和科研机构的实力都得到极大提升。通过课题不断地凝聚,项目群的工作人员还会将制定标准的国际组织引进来。这是一个“一条龙”的系统大工程,比如欧洲航空局就完美整合了所有欧洲的航空资源。

而欧洲科研机构对于技术的识别和评审能力也让张卫善叹为观止。“中国的项目评审比较松,基本都可以顺利通过。欧洲的评审机构非常严格,各个领域的科研工作都有专门的技术路线图,欧盟中的科技部门对于欧洲大陆上各个科学领域中每个科学家的工作内容和工作方向,以及最近的工作情况都了如指掌,而且有专门的规划监督机构对于技术进行跟踪,他们从来不会让非欧洲的专家参与项目评审。”

ldquo;我们的科研体制还没有完全理顺;但是,目前大家都在努力,高铁和大飞机项目都学习了欧盟的项目群模式。”张卫善说。

产学研合作要有跟踪和落实机制

周迪帆是上海大学特聘副研究员,曾在东京海洋大学攻读博士学位,之后又在剑桥大学完成博士后,回国一直从事超导方面的研究。他告诉记者,国外的产学研合作模式比较规范和到位。

下转03版) (上接01版) 

ldquo;英国的高科技企业如果要和大学合作,每个协议都是签订得非常细致,不仅有人员和经费的具体情况,还有具体的完成指标,以及专利权的归属问题,条款清清楚楚。”周迪帆说,当时自己在英国剑桥大学做博士后工作期间,美国波音公司通过搜索发现剑桥大学教授在做相关工作,便前来谈合作。从开始谈合作到签协议经历了长达几个月的时间,最后协议上权力和义务归属列得非常细;而且落实协议时,也是根据条款一项项地对应。

ldquo;目前国内这方面还比较薄弱,如果有个国际大公司前来合作,很多高校的科研人员特别兴奋和激动,条款签订得非常模糊,经常是大而化之,很多切身利益得不到保护。”周迪帆说。

国外大公司对于技术跟踪的热情也让周迪帆颇为感叹。德国西门子公司和美国波音公司经常会到英国剑桥大学工程系进行合作,他们在剑桥大学还设立了种子基金,投资创业项目,也关注新的研究方向。

美国波音公司是从事民用飞机制造的,为什么会对超导研究科技成果如此感兴趣呢?周迪帆解释说,这是一个长远的技术布局,波音公司是从能源领域的未来发展去考量。民用飞机的能耗非常大,他们渴望有新的替代能源,其中一个设想就是氢气。液氢是非常好的储能原料,液氢温度非常低,可以营造一个超低温环境,而超导体就需要这样的一个使用环境,如果两者结合就可以打造一种新的飞机能源系统。

要发挥海归人才“补短板”作用

今天,归国创业的人才很多,他们带回了先进的技术和经验,在细分行业中做得风生水起,上海英磁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就是其中之一。公司生产的电机得到了中国许多大企业认可,产品价廉物美,而且研发速度相当迅速。

总经理裴瑞琳是英国剑桥大学电机专业的博士,他的公司与德国企业打交道比较多。在他的印象中,德国企业的协同创新制度非常成熟,分工明确,但是速度不是特别快。公司有一次接到德国公司的订单,比同等的德国公司早了四分之三时间完成研发,经费仅用了对方的二十分之一,而产品质量很高,得到客户的认同。

裴瑞琳说,中国目前海归创办的小企业活得比较辛苦。相同领域的企业都比较急功近利,竞争激烈,看似创新数量很大,但是创新深度比不过国外发达国家。不仅是面对国外企业的订单,对于国内大企业的订单,也存在大量中小企业压低成本恶性竞争的情况,结果造成行业获利情况远低于国外同类型企业。

ldquo;最好的方法是像欧洲一样采用大小企业协同创新的模式。龙头企业和高校可以采取产学研合作模式,中小企业可以采用产研用的合作模式。” 裴瑞琳说,和他们公司合作的中国重汽、潍柴动力、五菱汽车都是千亿级的大公司,但是这些大企业内部很多技术是缺乏的,他们喜欢找海归小公司来补短板,因为其拥有核心且不可替代的技术。如果能形成一种长期合作的模式,充分发挥海归创业小公司的技术能力,形成配套的协同创新产业链,摒除恶性竞争,就可以让大量海归创新企业迅速做大做强。那么,中国的创新潜力将可以得到进一步的释放。

(作者:吴苡婷 责任编辑:ydm)

文章来源:http://www.duob.cn/cont/848/2111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