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觅先人的足迹

————游“徐光启纪念馆”
2006年09月01日 13:25   上海科技报    关注度(18342)
  记得小时候,常和表妹去南丹路上的光启公园玩,年幼的我们只知道徐家汇是因徐光启而得名,其它一无所知,留在记忆里的也只有童年的嬉戏和那座高高的光启坟。  为更好地纪念这位古代著名的科学家,也为了让他的文史地位和近代科学思想有“落脚”之地,2005年初,光启公园改建为徐光启纪念馆,成为沪上又一极具历史底蕴的科普教育基地。

记得小时候,常和表妹去南丹路上的光启公园玩,年幼的我们只知道徐家汇是因徐光启而得名,其它一无所知,留在记忆里的也只有童年的嬉戏和那座高高的光启坟。

为更好地纪念这位古代著名的科学家,也为了让他的文史地位和近代科学思想有“落脚”之地,2005年初,光启公园改建为徐光启纪念馆,成为沪上又一极具历史底蕴的科普教育基地。

熬过“贫甚” 走出不凡人生路
  
  踏入公园,顺着指示牌没走几步就来到徐光启陈列馆,映入眼帘的这座明代宅第让人不由心生疑问:在繁华的徐家汇商业区怎么会有如此古老的建筑?沈馆长作了解答,原来这栋老房子叫做“南春华堂”,虽然有500多年的历史,却是正宗的“外来户”。2005年,出于保护历史文化建筑的目的,南春华堂从原址梅陇迁移到光启公园,与徐光启墓“做伴”,原放置在光启幕前的徐光启雕像也移到院内。

南春华堂可谓明代建筑典范,屋宇宽敞,建筑精致,雕刻传神。推开木门,仿佛置身明代时期,厅堂以明式家具布置,按照徐光启旧居摆设陈列,古意盎然。正厅中央高悬一块牌匾,上书“后乐堂”三字,得自范仲淹的名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两边的抱柱联“虔信天学泛爱众人富国利民树贤范,深研博物躬行农政学贯中西创伟功”,是徐光启逝世350周年时,著名书法家戚叔玉撰写的。

1562年,徐光启出生在上海县城的太卿坊(今黄浦区乔家路),家道艰难,他自称“贫甚”。徐光启他19岁就考中秀才,之后15年内5次落榜并没有让他气馁,持之以恒的决心反而成就了他以后的功绩。东厢房里徐光启不同时期的画像、家书手稿、农业试验“手札”映照出徐光启一生的。

徐光启与上海有着不解之缘,他不仅生在上海,长在上海,还对上海的历史产生积极影响。在徐光启的大力倡导下,明末的上海成为天主教在中国的传教中心之一,之后在其墓地周围建起了学校、博物院等文化设施。今日尚存的藏书楼、徐家汇天主堂和圣母院等旧址都见证了这段历史。

著书修历 学贯中西载入史册

徐光启是我国古代著名的科学家,他在农业、数学、天文历算等各领域都做出了杰出贡献。在展馆东房展出的明代上海“平露堂”刻本的《农政全书》、清刻本的《几何原本》是他一生中主要的两部著作。

徐光启是主张放眼望世界的先行者,“西学东说”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这里陈列的最早传入中国的世界地图——《坤舆万国全图》复制图等一系列资料,首次完整地介绍了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对徐光启的影响。1600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徐光启看到利玛窦绘制的《坤舆万国全图》,他惊呆了:地球竟是圆的,这是一个他所未知的广袤世界,于是写下了《题万国二圜图序》一文。此后,他与利玛窦结识,共同翻译出《几何原本》。而一旁运用幻影成像技术的装置,为参观者演绎了他在南京夜访利玛窦的场景。这里还有20世纪初上海土山湾画馆所作的徐光启、利玛窦、汤若望、南怀仁4幅人物水彩画像复制图等一批珍贵资料。为了展示这段历史,徐汇区文化局特意到南京博物院和旧金山大学将这两件文物复制后陈列。

展馆内徐光启用过的天文仪器图片则讲述了另一段故事。明代后期,《大统历》由于长期无人修正,出现了很大的误差,对于日月交食的预测总是不准确。得崇祯皇帝之令,此时已七十高龄的徐光启,仍亲临指导和亲自进行观测。1633年,徐光启病危不起,此时《崇祯历书》的绝大部分他都已审定完成了。《崇祯历书》的编纂奠定了中国近300年天文立法的基础,具有划时代得意义。而面对明末积贫积弱、外患不断的局面,徐光启忧国忧民,提出了“富国强兵”的政治主张。他编著了许多练兵、治兵的好文章,并汇编成《徐氏庖言》,馆内展示有在他的大力倡导下从西方引进的大炮部件模型。

照壁碑廊 先人功绩后人称颂

为人宽仁愿确,朴诚淡漠。于物无所好,惟好学,惟好经济。考古证今,广咨博讯,遇一人辄问,至一地辄问,问则随闻随笔,一事一物,必讲究精研,不穷其极不已……”刻录在西墙碑廊最后的字句是出自徐光启之子徐骥在《文定公行实》中对父亲的评价。

此外的十块碑刻,分别选自蔡元培、冯玉祥、柳亚子、邵元冲、张元济、马君武、蒋介石、宋子文等后人,为纪念徐光启逝世300周年及350周年时的题词,反映出后人对这位创造出无数丰功伟绩的先人的缅怀和歌颂。

值得一提的时,徐光启纪念馆已与周边大中小学校结对,学生们利用课余时间来这里做小小讲解员。特别是那些稚气未脱的小学生,流利地为参观者介绍着有关徐光启的事迹,成为了展馆内又一道风景线。

(作者:文/摄 陶婷婷)

文章来源:http://www.shkp.org.cn/shkp/215/11067.html